朋吧故事網

網站首頁>職場故事>一場血案想到的

一場血案想到的

睡瞭個午覺,打開電腦,各種類型的網站上頭版都在報道北方某醫院的醫務工作者被患者傢屬殺害;打開我的人人,各種學醫的同學更是分享著各種細節,當然比新聞要詳細一些。看到的情緒,大多是憤怒、同情、悲哀,不外乎這幾種。然而客觀的講,我沒有他們那麼深的感觸,歸根結底,大概我根本不把自己當做一名醫生,或者說,這其中究竟誰是誰非,現在說也說不清。

  我是從這樣的教學醫院裡出來的,自然清楚這樣的醫院的模式,也明白其中的從業人員的心態。醫學這個專業本就因為他的高學歷和高姿態而被大眾抬高,哪傢的孩子如果考上瞭醫學院,周圍的人都會覺得這孩子真有出息,如果是有名的醫學院,傢裡更會覺得臉上填光。久而久之,醫生變成瞭說上話的一群人,對著患者,他們往往自以為是。確實,他們確實有著對方所不具備的專業知識,如果對方是小地方來的或者是農民那種本身地位就很低微的人,這種高姿態就體現的更明顯。

  但千萬不要認為他們不會說下話,如果是某位領導或重要人物來就診,院領導一句話,就算是平時高高在上的主任、教授也得屁顛屁顛的去給領導上門服務,哪怕就是個普通的感冒發燒。人傢領導要的不是你有多高明建議給他,要的是這個待遇和姿態我隨傳你隨到的姿態。告訴你中國的醫療資源浪費最多的地方在哪兒,高幹病房這樣的病房占有中國最好的醫療資源,但利用率確遠遠沒有普通病房那麼高。

  拋開醫生本身的問題不講,確實也是有很多不講理的患者。相信有過住院經歷的人對這一點深有體會,病房裡總有個別人,不僅醫生不待見,其他患者也不待見,隻是念在大傢同一病房,不好意思多說。這種事確實是個別現象,但不是少數現象。脫離開醫院這個環境,任何服務行業其實都會面臨這樣的顧客。捫心自問,有時候確實是自己的問題多一些,有時候也確實是對方的問題多一些。我們都是普通人,誰也不是神,都難免會犯錯,醫院說白瞭也就是個高級專業一點的服務場所,跟別的服務行業一樣,提供自己專業上的服務。唯一不同的是,他們一旦犯錯代價很可能是人命,所以大眾對他們的要求自然高很多,這是可以理解的。但這時候有些醫生自己會跳出來問,對我的要求那麼高,為什麼我的收入還是這麼少?

  會問這種問題的無外乎兩種:一種就是掙得確實非常少的人,例如新聞裡不幸致死的那位研究生,這類人群可謂是醫院裡工作最累、收入最少的群體;我是從這個階段過來的,所以我能體會他們的想法,也很同情他們的遭遇,隻是任何行業的從業人員都有這麼一個階段,不要以為自己是最累最可憐的。另一種就是那些自命清高,不知滿足的非低收入群體,這類人我真的不想發表什麼言論;究竟賺多少你才覺得不少?你在收那些藥品回扣的時候怎麼從來沒聽你說抱怨?你覺得你的付出跟收獲不相符,我告訴你,360行,比你付出的更多、收獲的更少的行業比比皆是。不要以為披上白大衣你就真是天使,還有可能是白無常呢!

  我想說醫學這個行業其實跟別的行業沒有本質上的差別。我們都專心研究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專業技能,都希望通過這些實現自我價值包括物質價值和精神價值。工作的時間久瞭,也自然會養成一些職業習慣,會形成一些思維定式,有一些人會變得自以為是,認為別人都不如自己。而往往這樣的觀念產生時,就意味著一個人的發展基本到頭瞭。那些把自己變成井底之蛙的人一定是自己跳進去的,想出來的人是無論如何都會爬出來的。

  所以請不要對醫生太苛刻。他們也是人,也得吃飯、睡覺、過日子,也有自己的父母、傢庭和子女,也有自己的事業追求和工作壓力。面對同樣的問題,別人可以犯錯誤,醫生沒有什麼不可以,我們都是平等的。但可以犯錯誤是前提,盡量不犯錯誤就是自我提升所必須的意識。無論在任何行業,總是犯同一個錯誤的人,領導是不會委以重任的,同事也是不願和這樣的人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