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吧故事網

網站首頁>哲理故事>安靜有趣地生活

安靜有趣地生活

身邊有這樣的朋友,他們過著安靜有趣的生活。

  大學教師邵,同學老戈的朋友,骨灰級攝影愛好者,每年獨自進藏兩個月。不呼朋不喚友,開著那輛塞得滿滿當當,除瞭他自己再容不下第二人的越野車,走一路拍一路。

  日前,他返程經過本地,約見老戈。老戈說:我找傢小飯館,點兩個菜,喝點酒。他說隻要一個菜就行。兩個人一個菜,怎麼都有點說不過去,老戈還是點瞭兩個菜。結果,邵一上桌就說:這個菜你帶回去。到最後,他堅持把一個菜吃得幹幹凈凈,另一個,一筷子都不動。

  邵的簡單生活,是一種特立獨行的安靜。

  同學老戈,援藏八年後,為傢裡的孩子老人,夫妻倆回到瞭老傢,在一所高職學校任教。和他們同期援藏的人,很多都做到一定職位,他們卻安心在小城過日子。老戈抽煙喝酒還喜歡小賭,但他讀書甚多,而且從不炫耀賣弄,要求自己每周必讀二十萬字。

  他寫得一手好字,卻總自認為寫得不好。他在客廳放瞭一張原木桌,每天讀帖習字,每年用小楷抄寫《論語》兩遍。他們的生活也是有滋有味,自釀葡萄酒,自制小咸菜。夫妻倆都愛品茶。他太太還做得一手好菜,招待朋友都是傢宴,格外溫馨。前日去他傢吃飯,他太太端出一碟泡蒜頭,朋友吃得直叫再來一些。他得意地說:這是她去西安學回來的。

  老戈夫婦的安靜,多瞭些俗世的點滴,也更多人間的真情。

  還認識一位女作傢,她在多傢報紙開有專欄,許多大刊常見她的文章。她用瞭一個很美的筆名,有很多粉絲,身邊的人卻不知那就是她。她安靜地編稿,寫文,每天中午去湖邊漫步,獨坐看書,有時間就獨自去旅行。

  前不久的一個周末,她飛往上海,隻為去朱傢角看實景版的《牡丹亭》。她一年四季隻穿棉麻衣服平底鞋,長發過腰,不染不燙;喜歡讀書,喜歡聽碟,喜歡咖啡、紅酒這個安靜的女子,不張揚,不喧鬧,低調過著凡俗的日子。

  詞典上說:安,有安定之意,也有對生活工作等感到滿足合適之意。

  靜,是安定不動,沒有聲響。

  合為安靜,就是安穩,平靜。能做一個心安、心靜的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