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吧故事網

網站首頁>親情故事>父親的菜園

父親的菜園

父親今年70歲,屈指算來,退休已過10個春秋,常聽父親的老朋友對我贊嘆:你父親咋不見老?哪象70歲的壽星,仍象10年前才退休的模樣。每聽到這句話,我總是付之一笑。可能是父親老朋友的奉承之詞吧,倘若這是真的,我想,這恐怕得益於他那片菜園。

父親的菜園就在屋後,總面積不足200平方米,就是這塊地方,卻傾註瞭父親10年的感情。

10年前,父親退休瞭。剛退下來的時候,不知怎的,一向和睦的父母三天兩頭就扯皮,老是跟母親過不去,有一天,不耐煩的母親嘮叨:每天與你扯不清楚,屋後那片荒地你不曉得侍弄一下,光找我的不是。父親聽瞭這句話,眼睛一亮,摸一下後腦勺,不聲不響地走開瞭。接下來,從不搞體力活的父親找來兩隻撮箕,把屋坎下的肥土一擔一擔的挑往屋後。

起初,父親每挑一擔總是氣喘籲籲,大汗淋漓,中途還得歇腳,母親在一看瞭心疼:你這老頭子,我隻講一句氣話,你就當真瞭,快歇下,擦擦汗。父親隻是嘿嘿笑兩聲,神秘地講:你不曉得。於是,一天到晚父親就隻顧挑土,倒使母親一天增添瞭不少麻煩給父親做後勤。

因我在外地工作,偶爾回傢一次,見父親吃力地挑土,不免有些心痛:您老人傢為別人勞碌瞭大半輩子,現在好不容易退瞭休,為何不歇歇,卻還要自找苦吃?父親卻說:娃,我是想歇歇,但歇下來卻總是悶得慌呀,你說,我做什麼?我一時語塞,不知說什麼才好。當我再次回到傢的時候,我發現父親的臉色比以前好多瞭,走路也格外有精神瞭。聽母親講說,父親的飯量也增加瞭許多。我到屋後一看,呦,屋後那一片亂巖坷,全都蓋上瞭土。從此,我傢的屋後多瞭一塊菜園。

父親的菜園不大,卻十分豐富。有時,父親在這一片小天地裡一弄就是一天,也不知在那裡幹什麼?母親常嘮叨,父親一進菜園就象生瞭根,請都請不出來。

聽母親講,自從有瞭菜園,日常小菜再也不到市場上去買瞭,要吃什麼,直接到屋後摘就行瞭,春來最豐富,四季豆、豇豆、茄子,什麼都有。

10年前,父親在菜園四周栽瞭葡萄和橙子樹,葡萄最先掛果,每到夏天,孫子輩 的小朋友都找爺爺要葡萄,父親總是親手摘下葡萄,洗得幹幹凈凈,讓他們品嘗。父母從不吃,說人老瞭,牙齒受不瞭,有時,我們做兒女的也嘗一口,也免不瞭贊嘆一番:好甜。父親看我們吃得開心,也笑得甜蜜蜜的。

去年秋天,我帶兒子去看望父親。兒子問那高高掛在橙子樹上的是什麼,我才發現橙子樹也掛果瞭。兒子吵著要,我想,父親的橙子恐怕是用來哄孫孫的,可能不中吃。我對兒子說:酸得很,吃不得。不酸,爺爺給你摘一個。父親接過話茬:別看這模樣醜,可是沙田柚呢。

看著父親的菜園,想起十年來的父親。歲月悠悠,情意濃濃,菜園成瞭父親生活的一部分,一天不進菜園,魂都少半截。多少情趣都在菜園。在用平淡的心鋤草、育菜,育出快樂,育出健康與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