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吧故事網

網站首頁>親情故事>父親的眼淚

父親的眼淚

那是我小時候,常坐在父親肩頭,父親是兒那登天的梯,父親是那拉車的牛每當聽到這首歌時,淚水便從我的雙頰悄然滑落,流進那樸實的黃土地。

兒子眼中的父親是最偉大的。我的父親當過兵,軍人的優秀品質在他的身上得到瞭完美的體現,父親是個堅強的人,生活狀況,父親承包瞭一口魚塘,借錢買來瞭魚苗,每天起早貪黑的給魚苗積肥,巴望著它們快點長大,眼看著魚兒一天天的長大,父親便搬到魚塘邊的小篷裡去住瞭,終日守在魚塘邊,守著全傢人的希望。母親也在傢裡盤算著用賣魚的錢為傢裡添幾樣東西瞭,我們兄弟倆也守著父親說的,等賣瞭魚為我們買一套學習資料的承諾。

天有不測風雲,當父親把魚塘裡的魚,全部病死的消息帶回傢,傢裡頓時死一般的沉寂,從

房裡傳來瞭母親哭泣的聲音:全完瞭,這魚苗可是借錢買的呀!誰也不敢去勸母親出來吃飯。半響,父親來到瞭母親的身旁笑著說:沒事、沒事,這次是因為沒灑魚藥,幹什麼都不可能一次就幹成,就當這回是買瞭一個教訓。笑容卻掩飾不瞭他那痛苦的神情。事後,我問父親:魚苗死光瞭,全傢人都哭瞭而您卻沒有?父親摸著我的頭說:男子漢,有什麼好哭的?大不瞭從頭再來!直到現在,我還一直都在體會著父親的這句話。

為瞭挽回經濟損失,父親更是泡在瞭魚塘邊,見他的機會更少瞭。當父親又一次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傢裡,天已經黑瞭,透過那昏黃的燈光,看見父親臉上的皺紋更深瞭,眼睛裡佈滿瞭血絲,這難道就是我那才不滿50歲的父親嗎?我不敢相信。一個男子漢的自尊心深深的刺激瞭我,我不能讓父親為瞭我們再去操勞瞭。當我把自己不想上學的想法告訴父親,父親那佈滿瞭血絲的眼睛更混濁瞭,嘴裡想說些什麼卻沒有開口。我理解我的父親,無奈之下,我打消瞭退學的念頭。

一九九八年年底,我參軍瞭,後來又順利的考上瞭軍校,傢裡的魚塘也連續幾年獲得瞭豐收。第一學期的寒假,我用自己的津貼費為父親買瞭一個刮胡刀,父親把這個電動的刮胡刀捧在手中,端詳瞭半天,靜靜的不經意中,我發覺父親的眼裡含滿瞭淚水,在與我的眼神相碰撞中,他可能是感覺到不好意思,用手揉瞭揉眼睛說:風太大瞭,把沙子都吹到眼睛裡瞭,小夥子,長大瞭,長大瞭。我仿佛看到父親臉上的皺紋舒展開瞭不少。

父親是個堅強的人,那次流淚是他第一次流淚,他因為兒子送給瞭他一件幾十塊錢的禮物而激動得熱淚盈眶,而我呢?卻因為他曾經給我的一切感到極不滿足,在父親面前,我是多麼的自私,多麼的渺小

幾年過去瞭,年過半百的父親還在為瞭生計奔波著,寫信來還說到那個刮胡刀挺好用的。他的兒子雖然遠在異鄉,但卻永遠也忘不瞭那父親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