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吧故事網

網站首頁>親情故事>蹬三輪車的父親

蹬三輪車的父親

當我穿梭於都市高聳的群樓之間,偶爾小商小販禁止入內的字樣會闖入我的眼簾,會令我的心陣陣酸楚,像針紮一樣。我的父親就是一個蹬著三輪車賣水果的小商販,就是靠著他的那輛破三輪,養活著我們一傢老小五口人。

  打我記事起,父親就蹬著他的破三輪,走街串巷,閑暇時,他也隻是不停地擺弄整齊他滿車的水果,他不愛說笑,也絲毫沒有生意人的精明和能說會道。現在想來,我們那會兒過得挺不容易的。

  我深深體會著貧窮帶給我們的窘迫,我穿得很土氣,沒有零花錢,唯一的零食是父親賣不掉的水果。我甚至不敢收同學的一張賀年片,怕回贈。每每同學們在一起談及父母時,我立刻就像蔫氣球似的一言不發。

  我始終忘不瞭我上高三那年的一個三九天,天冷得出奇,風刮在臉上跟小刀刮一樣。我暗暗後悔自己一時賭氣,沒穿上我的那件花棉猴兒,可是看看別人穿的,我覺得自己土得都掉渣。然而,父親居然跑到學校給我送來瞭一件新外罩。我記得很清楚,那天空曠的操場上,雪很厚,雪地上隻有父親的一深一淺的腳印和三輪車的軲轆印。他穿的那件很不合體的棉大衣掩蓋住瞭他的瘦小,頭上也沒有戴帽子,腳上是一雙被磨偏瞭底的棉靴,他的車上滿是水果,被棉被蓋著,隻有兩隻凍蔫瞭的蘋果在風雪中費力地昂著它們的頭。我飛快地迎上去,父親見我,把著車把的左手松開瞭,一個一個的去解開大衣的扣子,松開他一直緊夾著的右臂,從腋下取出一件帶包裝的新的防寒服,趕忙塞給我:剛才我瞅雪越下越大,你也沒穿個衣服,去給你買瞭一件,大高三的別凍壞瞭。我接過來,拿著衣服前後瞧瞭瞧:樣子多蠢呀,再說這色兒,大紅的我忍瞭忍,沒往下說。父親見我穿好後,才去系好他大衣扣子,推著他的水果車,在風雪中漸漸消失瞭。我穿著這件衣服,還帶著父親的體溫,確實很暖和。幾個同學圍過來,稱贊我的衣服漂亮,我總是覺得她們在嘲笑我。

  這件土氣的防寒服陪著我走完瞭漫長的冬天,我就面臨高考瞭。我在題海和書海裡苦苦地掙紮著,那些日子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的父親在賣西瓜,每天更加起早貪黑,常常是我還沒有起床,他就出去瞭,我都睡覺瞭,他還沒有回來。他也隻是每天為我選一個熟透瞭的西瓜,放在一盆涼水裡,也時常買來點雞魚之類的東西,給我燉好,叮囑我註意身子。我落榜瞭,我哪兒都沒考上。我完瞭,全完瞭,難道我永遠隻是一隻飛不出高墻的小雞!

  一直沉默的父親終於說話瞭:別自己瞧不起自己,再來一年,我就是砸鍋賣鐵也得把你供出去。他轉過身,到一個木匣子邊,平靜地取出一張已經發黃但是疊得很平的紙,居然是一張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是二十多年前父親的大學錄取通知書,那天他還第一次告訴我當初他如何的品學兼優,如何為瞭同樣優秀的姑姑放棄瞭學業,如何幫守寡的奶奶維持一傢的生計。我第一次發現他眼睛好亮,裡面充滿著無限的希望和慈祥的父愛。

  又一次,我又捧起瞭同樣的課本,父親同樣又起早貪黑地去賣水果,給我留下各種水果,給我買來各種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一點;不一樣的隻有對生活的感受和對父親的愛的感受。冬天,我又穿上瞭同樣的紅外罩,不一樣的紅色變成瞭流行色,更不一樣的是我終於邁入瞭大學的校門,實現瞭我們父女倆共同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