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吧故事網

網站首頁>愛情故事>褲子,白褲子

褲子,白褲子

其實,我並不適合穿白褲子。我的身材不僅矮,而且胖,腿像蘿卜,粗壯臃腫,但是自從十六歲,從母親那裡爭取來瞭單獨添置衣物的權利,我每年都會偷偷買來一條白褲子,藏匿在箱底,牛仔,麻紗,直筒,喇叭,我在每個春心萌動的黑夜,想象著白天,我也能像鄰傢的姐姐穿出它的飄逸,灑脫來。

  可是我始終沒有勇氣穿出,直到那年春天。

  為瞭他。

  他是同一樓層的另一傢公司的職員,每天我們會在電梯或者餐廳裡相遇幾次,他會拿若即若離的眼神看我,我從喜歡他的第一眼,就發現,他喜歡穿白褲子。

  我的體重已經是成年後的歷史最低點,去年富態時買的褲子穿上,顯得有些空曠,就像我沒有著落的心的間隙,但我還是很胖,我知道如果這樣的相思煎熬再持續下去,我會更加適合穿上它。

  周末,兩傢公司有聯誼活動,我忐忑地穿上瞭白褲子,去瞭才發現,所有的女孩都穿著正式的職業裝,他也是西裝革履,隻有我,黯淡清雅的紫色光線下,白褲子折射著慘淡的紫,怪異可笑,我又慌又亂,倉惶逃出。

  之後,公司同事小魚成瞭他的女友。

  也許白褲子和愛情沒有直接關系,可是我總是想,如果那一夜我沒有離去,他可能就是我的。這樣想,會讓我在不經意間淚流滿面。

  後來,我接連戀愛瞭幾次,身材居然苗條得很瞭,卻再也沒有想過要在男人面前試穿白褲子。

  再遇到他,是在一個校友會上,他已經和不是小魚的女孩結婚瞭。那一晚,卻穿瞭一條紮眼新潮的白褲子來,忘記是從什麼話題聊瞭起來,我們都已經不在原來的公司做瞭,這卻才是交談的第一次。

  你還記得嗎?那次我們兩傢公司聯誼,你穿瞭條白褲子來,可是你隻出現瞭一會兒就不見瞭。他竟然知道和記得,我以為自己會難過傷感,想不到心中一陣釋然:原來當年叫我逃出的原本不是我穿白褲子,而是叫我驚惶失措的愛情,就像我對穿著的白褲子一樣沒有把握和自信。

  也許生活就是這樣,我們總是為一些並不適合自己的東西惆悵,奔勞,直到多年之後才明白,它美得叫人流淚,是因為和它隔瞭距離,就像我對白褲子。